花樣年華 - 1
 


-
 
「…金泰亨你在做什麼?!」
「住手啊!這樣爸會死!!」
「呀啊啊啊啊…」
 
深夜的暗巷,有一個單薄的人影。
金泰亨失魂的坐在骯髒的水泥地,手裡抓著一瓶從家裡帶出來的礦泉水。
 
就連金泰亨自己也不願相信,他在幾分鐘前失手殺了人。
 
而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父親。
 
方才的畫面仍一次又一次的在心裡盤旋,手上的玻璃碎片和衣服上佈滿的血跡正提醒著金泰亨最不願面對的事實。
空洞的眼神和顫抖著的雙手,雖然金泰亨忍著沒有掉下眼淚,但只要是明眼人一定都可以看出這時的他已經瀕臨崩潰邊緣。
 
「血…」
 
望著那雙不像自己的,沾滿鮮血的雙手,金泰亨下意識地拉起衣角往那一片片的暗紅抹去。但同樣也濺到許多血的布料擦在手上可說是越擦越髒,漸漸的,金泰亨的身上和衣服全都染上了 一層令人觸目驚心的血色。
 
乾掉的褐色血跡就像金泰亨一再逃避的罪惡感一般,揮之不去。
 
夜已深。
 
但他再也不想回到那個不像家的家,面對父親長期酗酒並對自己和姊姊施暴的陰影,以及那個另人作噁,但是卻是自己製造出來,父親的屍體。
拿起口袋裡放著的手機,這時的他只知道,他們是他唯一能信任的依靠。
 
「喂?泰亨嗎?」
「……哥」「我想見你…」
 
-
 
「啊,泰亨你已經到了啊。」金南俊的聲音傳來。
「哥在做什麼呢?」隨後跟上的是年紀最小的田柾國。
 
在金南俊與田柾國的身後,還跟著閔玧其 、鄭號錫以及朴智旻一起走了過來。
聽見兩人的聲音後,原本躺在陰涼處閉目養神的金泰亨便探出頭,而午後的暖陽也順勢照耀在那一頭棕髮上。
 
從金泰亨躺著的地方看出去,即是一片不大的空地,旁邊則散佈著一些水泥平台或是矮牆,上頭全布滿了塗鴉,而空地的四周被樹林包圍,若是不走進樹林中,是很難發現會有這樣一個地方的。
在外人看來,這也許就只是一個平凡的廢棄工廠,但在包括金泰亨在內的七個好朋友看來,這個地方不但只是個秘密基地,更是個專屬於他們,載著七人的歡笑和淚水的友情象徵。
 
「呀,玧其哥又染頭髮了。」
 
金泰亨看著被田柾國拉著手一路走過來的閔玧其,聞言,閔玧其只是用空著的那隻手梳了梳剛染過的粉紅色髮絲,再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微笑。
 
「哥上次不是才剛染過橘色的嗎?」原本在和鄭號錫打鬧的朴智旻也加入了話題。
「…因為心情好。」閔玧其以往常的風格回答。
「哥啊…太常染可是會變成地中海的喔~Hobi Hobi~」
 
有開心果稱號的鄭號錫也冷不防地迸出一句,搏得所有人的哄笑,閔玧其則是不甘示弱的送給鄭號錫一記乾淨俐落的手刀。
 
「唉一古,哥你真狠,我要去找南俊玩了…」鄭號錫躲到身高最高的金南俊背後尋找掩護。
 
「碩珍哥沒來嗎?」
 
大家玩鬧了一陣之後,金泰亨才發現最年長的金碩珍遲遲未出現。
 
「碩珍哥說要先弄社團的事,晚點才會到」
「應該等等就到了吧?」
 
「喔~Jin哥來了呢!」
「嗨~大家~~」
 
順著田柾國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見金碩珍正拿著一台相機走來。
金碩珍、閔玧其、鄭號錫、金南俊、朴智旻、金泰亨以及田柾國,七個來自不同城鎮、不同學校的男孩,在因緣際會下成為生死與共的好朋友。
儘管他們的年齡和個性各有差異,而且平時也會有點小爭執,但七人始終相信只要他們在一起就什麼都不用怕了。
憑藉著這股信念,這份友情才足以成為金泰亨徬徨時的依靠,對其他人而言必然也是如此。
 
不過他們之中可能沒人想過,再怎麼深厚的友情,也始終撫平不了罪惡造就的傷痕。
 
那天傍晚,在秘密基地裡玩累了的七人,正坐在一團剛升起的火堆邊休息。除了一如往常又靠在朴智旻身上睡著的鄭號錫外,其餘的人便天南地北的聊個沒完。
 
「欸,我們去這裡好不好?」金碩珍從口袋裡翻出一張照片,裡頭是一片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閃閃發亮的沙灘。
 
-
 
翌日,金碩珍開著租來的小貨車載著六人前往那片沙灘。像是載著一整車的孩子一般,不論是坐在車內,或是和行李一起坐在後面,每個人都興奮的又叫又跳。
就連平時話不多的閔玧其也和其他人嘰嘰喳喳的聊天,而通常一坐上車就睡著的鄭號錫更是一反常態的有精神。
 
「碩珍哥~看這裡~」
 
金碩珍開著車一路顛簸直到將近夜深才到達路邊的一間小加油站稍作休息,於是金南俊趁著下車加油的空檔用拍立得替坐在駕駛座的金碩珍拍了一張。
 
「我也要拍~」在金南俊按下快門的剎那,原先坐在後座的閔玧其卻突然探出頭,於是金碩珍的獨照變成了金碩珍及閔玧其的合照。
 
「呀,玧其哥你還沒睡?」
「我還號錫剛剛才起床啊。」
「號錫?對厚,他人呢?」
「去上廁所了。」
「這哥今天竟然沒有睡整路的呢,真難得。」
 
在三人閒聊的同時,上完廁所的鄭號錫正抱著幾瓶從販賣部買來的礦泉水跑回來。先走到後面看看和行李堆睡成一片的朴智旻、金泰亨、田柾國三人,鄭號錫笑了笑,伸手將朴智旻身上蓋的外套拉好。
 
要不是鄭號錫沒有和朴智旻睡在一起,否則他一定能發現朴智旻在夢鄉中的嘴角漾起一抹笑意。
 
-
 
「在想什麼呢?我們柾國?」
 
到達海邊後的第一個清晨,閔玧其難得早早就醒了過來,但在走出車外以後才發現有個人已經捷足先登了。最早起床的田柾國正坐在小貨車附近的堤防上望著大海發呆。
 
「這裡很漂亮。」一直到閔玧其走近田柾國的身邊坐下後,田柾國才沒頭沒腦的回答。
 
接下來的整整五分鐘,兩個人都沉默的看向遠處,沒有人開口,只是肩並肩靜靜坐著,直到閔玧其再次打破這段令人有點尷尬的沉默。
 
「要去叫其它人起來嗎?」
「…好啊。」
 
閔玧其起身後還不忘伸手拉了田柾國一把,好讓對方站起來時不會跌倒。
 
雖然兩人的手只有碰觸到短短幾秒,但閔玧其的舉動仍使田柾國在原地微微怔了怔,接著露出微笑。
 
那天,他們全都光著腳在那片沙灘奔跑及玩耍直到夜深,所有人都精疲力盡,就連平時最瘋,最執著於玩耍的金泰亨也累得癱倒在沙灘上,簡直是用盡了所有的體力。
 
當晚,就像在秘密基地時一樣,讓總是會隨身攜帶打火機的閔玧其升起一堆營火,大家都席地而坐圍著火堆聊天,閔玧其還反覆把玩手中的打火機。
 
「哥,玩火很危險。」
「可是我又不會燒到自己…」
 
儘管田柾國身為七人裡的老么,不過在他需要正經時便會產生一種成熟穩重的感覺。反觀平常一直被戲稱為老人的閔玧其,這時候竟然像個小孩子般任性。
見了講不聽的閔玧其,田柾國倒是也挺有一套,只見田柾國悄悄挨近閔玧其修長白皙的手臂,並且「呼」的一聲把打火機上燃起的火苗吹熄。
 
「呀!田柾國你這個小子!」
「誰叫哥你都不聽我的話~」
「沒關係我可以再點一次…」
 
不過閔玧其手上的打火機早在田柾國吹熄火苗時順便藏進口袋裡,於是閔玧其理所當然只能摸到自己的手指。
 
「…你這個臭小子…」閔玧其雖然嘴上罵著,不過那向上牽動的嘴角已經出賣了他。
 
看著兩人的互動,朴智旻和別人一樣開心的笑了,只是心裡卻不同於表面,泛起不小的波瀾。
 
「欸,智旻你在發什麼呆啊?」鄭號錫湊近若有所思,完全沒發現他靠近的朴智旻,還一邊把手上的一些東西丟進火堆裡。
「沒有啊…等一下,哥你剛剛丟什麼進去了?」朴智旻記得方才的餘光瞥見一些像是藥的顆粒。
 
「就一些垃圾啊,怎麼了嗎?」
「喔喔,沒有啦…」
 
那時的朴智旻還天真的以為是他太多心了。
 
-
 
在這趟旅程的尾聲,金南俊提議到一個能看到夕陽餘暉和海的地方,於是金碩珍開到一個人煙稀少的碼頭邊。那裡沒有停泊的漁船擋住視線,每當黃昏時分便可以看見一望無際的海面在陽光的照耀下呈現一片金黃。
帶著鹹味的海風徐徐吹來,撫在臉上令人放鬆心情。
 
唯獨他例外。
 
金泰亨一直以為這幾天他只要玩得越瘋狂,那股壓在肩上的沉痛罪惡感就可以被快樂沖淡一些。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在這個得以沉澱心情獲得平靜的時刻,恐懼、絕望、罪惡竟會再度纏住他不放,甚至比前些日子更加強烈。
 
他發現,他早已陷進那萬劫不復的深淵
 
他決定,要找回屬於他的平靜
 
當金泰亨回過神,才意識到自己正站在原本坐著的堤防旁邊那個看似老舊廢棄的高臺頂端。
站在高處,他可以看到更遠處的海,那一幕幕記憶也隨之湧現。
 
那個往父親身上用力砸下的酒瓶。
 
那具沾滿鮮血的屍體。
 
看著滿手是血的自己而崩潰大叫的姊姊。
 
那雙滿是血跡的雙手。
 
也許,心中的血跡不像身體染上的血跡一樣,說擦掉就可以擦掉的吧。
 
「泰亨…?」
 
金泰亨望著在他眼底下的其他人,露出最後一次,也是最真心的笑。
如果說要他選出他的留戀,可能除了他們外,再也不會有其他的東西了。
 
跳吧。
 
迎向溫暖的夕陽和輕柔的海風,那個身影用力的往前跑,然後縱身。
 
有那麼一秒鐘,就這麼一秒鐘,黃昏下的金泰亨變得像是一隻正欲展翅的蝴蝶,滿載輕盈及自由,而那沉重的絕望和罪惡則幻化成一對美麗的羽翼,在夕陽下閃爍。
 
最後飛向張開雙臂迎接他的,隕落。
 
-
 
時間停止吧
 
 
如果過了這一瞬間
 
 
就會無濟於事 就會失去你
 
 
害怕 害怕 害怕
 
 
Butterfly like a Butterfly
 
 
就像 Butterfly bu butterfly 一樣
 
 
Butterfly like a butterfly
 
 
就像 Butterfly bu butterfly 一樣
 
 
Butterfly.
 
即使事隔多年,金碩珍在回憶起這一切時,這首歌的旋律還是會清楚的在腦中響起。
 
-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WAG ARMY.
  • 深深的套路昂///
    我的花樣年華
  • 我沒有什麼套路啦其實XDD

    薄荷 於 2017/10/22 12: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