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Love
 

4747079ec9a2df5bcb6a66fdd3b834ee.jpg

(圖片取自網路 若侵權請告知 會立即撤下)
-
 
首爾,漢江。
 
坐在河堤上的閔玧其伸直了雙腿,瞇著眼觀察對面人們的一舉一動。
沉穩的藍調自耳機裡流淌而出,閔玧其任由那渾厚的音符及鼓點將自己的身心浸淫。
 
這就是沉澱吧?
 
打從有記憶以來,足以讓他的身體和心靈得到平靜的,似乎也只有音樂而已。
秋末的涼風吹亂一頭蓋住額頭的髮,閔玧其閉上雙眼,打算暫時把工作時的心煩拋諸腦後。
 
「果然在這裡呢,哥。」
 
直到右耳的耳機被人輕輕拉下,那人熟悉的嗓音和著不遠處傳來的車流聲魚貫入耳。閔玧其望著金南俊帶著明顯酒窩的笑容,同樣勾起嘴角。
 
即使黑色的口罩遮住閔玧其大半邊的臉蛋,金南俊仍能夠從那雙飽含笑意的雙眼臆測閔玧其的唇線究竟上揚了多少弧度。
 
素白的T恤外罩了件隨意套上的紅格紋襯衫,牛仔褲上的大破洞令閔玧其的膝蓋清晰可見;包住腳踝的褲管稍嫌凌亂的在他一貫的紅色Converse High上方收摺,再搭配閔玧其最近一時興起而染回的黑髮,金南俊不禁憶起初次見到對方時那副青澀模樣。
 
「怎麼了?」閔玧其瞥見金南俊不停瞅著他的樣子,便舉起手在兩人之間揮了揮。
「沒事。」金南俊回神。
只是閔玧其這幾年來還是變了不少,現在的他不復以往那份橫衝直撞,變得更加穩重,也許是因為年齡增長,也可能是被出道後所見的人情冷暖導致。
 
唯一不變的是,他對音樂始終保持著熱忱和執著。
 
「哥,」金南俊又一次看向閔玧其。「如果哥當初沒有來到首爾,我也沒有進公司…哥有沒有想過如果防彈少年團沒有成立,我們現在會是怎樣?」
「啊…?」對於金南俊突如其來的提問,閔玧其先是一愣,再換上滿臉疑惑。
「呃…沒有啦我隨便問問而已,沒什麼。」金南俊十分不自然的轉頭假裝看風景。
 
如果沒有來首爾…是嗎?
 
閔玧其陷入長思。
 
如果當初沒有做下這個決定,那麼今天的他可能還會是那個屬於大邱地下樂圈的Gloss,金南俊也還會是活躍於首爾地下樂圈的Runch Randa,他們一樣會做出屬於自己的音樂,只是他們卻毫無交集。
 
就算他們都聽過對方的作品,也只不過會把對方視為同樣愛著音樂的人以及良性競爭的對象罷了。
那麼,他們素不相識,不會在對方挫折時給予鼓勵,更別說要他們四目相視親口說出自己的感情了。
 
閔玧其看了看盯著前方發愣的金南俊,傾身靠在對方的肩窩。
他還可以感受到金南俊的身子先僵住了幾秒,才伸手環住自己那瘦削的肩。
 
真的是…莫名其妙呢。
那時候的他竟然會愛上這個莫名攪亂他心湖的男人。
 
「南俊啊…謝謝。」
「啊?我什麼都沒做啊?」
 
閔玧其的嘴角,在口罩下偷偷上揚。
 
謝謝你的出生。
謝謝你闖進我的生命。
 
耳機裡的歌曲,切換到閔玧其創作的〈First Love〉,聽著自己陌生又熟悉的聲音,描述自己的初戀就是音樂的故事。
 
如果First love可以分成很多種的話,他會把他排進去的。
也許…一定會的。
他會把那個老愛問他到底比較愛熊本熊還是愛他的傻瓜排進去的。
 
「哥,」金南俊望進閔玧其的瞳孔,一臉認真。「如果我和熊本熊一起掉進漢江了,你會先救誰?」
「…你可以自己游上來。」而且依你的腦袋你不可能會笨到掉下去好嗎?
 
唉…我竟然不如一隻笨熊。
金南俊被蒙上了整臉的灰。
 
「呀,笨蛋。」閔玧其被金南俊懊惱的表情逗得失笑,細細的眼睛也瞇成線。
 
伸長雙臂環住金南俊的脖頸,閔玧其稍稍吃力的抬起頭,輕柔的壓下對方的後腦勺後再吻上。
隔著那層薄薄的黑色口罩,金南俊還是可以感知有一股溫熱正貼著自己的唇辦。
 
以及從閔玧其身上隱約散發出的,Blackberry&Bay的香味。
 
-
 
The End.
 
今天沒有團貓(被巴)
明天或後天應該會更團貓喔喔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