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 meets - 3
 
-
 
「不要離開我………阿米…」
 
又是阿米……又是那女人了,是吧?
 
朴智旻不明白,自己竟然會為了一個素未謀面的女人而吃醋。
嚴格來說,那還是一個早已不存在這世界上的女人。
 
站在蓮蓬頭下,閉上眼任奔流而下的溫水打濕自己。
腰間和腿部的肌肉,仍為了幾天前那場瘋狂的性愛隱隱作痛。
 
對閔玧其而言,他的存在又算什麼?
不過就是個解決生理需求的玩具不是嗎?
 
那你憑什麼吃醋呢,朴智旻。
犯賤的玩具是沒資格嫉妒的。
 
即使你真的,
 
真的很愛他。
 
水氣氤氳,朴智旻沉默的嘴角勾起一道譏諷的弧。
 
-
 
"My dear,玧其"
 
照片背後是她娟秀的字跡,在書房外,月光的映照下閃爍著刺目的光芒。
 
為什麼要這樣?
妳明明就已經不存在了,為什麼還要一直盤踞在他的心上……
是吧?妳是故意的吧?
 
那是一張閔玧其和某個女孩的合照。照片裡的他們並肩坐在那間club的吧檯前,笑容燦爛得連外頭的陽光也妒忌。
 
女孩的紅褐色鬈髮及肩,幾縷髮絲頑皮的溜到那同樣俏麗的小巧鼻尖;被隨意挽到一旁的瀏海稍稍蓋住視線些許,但依舊抵擋不住那雙比星光更加明亮的瞳眸。
閔玧其瘦削的臂膀環住女孩的肩,兩人臉上的微笑洋溢的只有幸福。
 
多麼美好的你們…外人都無法介入呢。
朴智旻輕笑。
 
-
 
當時的朴智旻正是坐在同樣的吧檯前,眼睜睜的看著第五杯伏特加滑入閔玧其的喉間,嘴裡更不斷吐出朴智旻聽不清的囈語。
 
他知道他,也知道在club裡一起工作的前輩們都曾經告訴過自己千萬不要靠近閔玧其,他們說他易怒又危險,說他一旦失控起來比地獄裡的魔鬼更可怕。
 
他們還說,閔玧其一定是墮落天使Lucifer的化身。
 
在那個年代,靠近這種歇斯底里的人對人們而言無疑是引火自焚,然而朴智旻卻自甘成為那隻撲向火堆的飛蛾。他認為把閔玧其禁錮的瘋狂之下,一定還藏匿了那份最原始、血淋淋的脆弱。
 
朴智旻對閔玧其伸出手。晶瑩的酒杯掉到地上摔個粉碎。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明白那個如畫般清冷的少年散發出的潦倒氣質深深的將他吸引,勾起朴智旻想把他擁入懷中的欲望和本能。
朴智旻擁住閔玧其,在他把手中的碎片劃向手腕之前。
他還記得一開始的閔玧其對自己的擁抱是極度抗拒的,他伸出手想把朴智旻推開,尖叫著一句句毫無意義的話語。
 
「不要………你走開……為什麼、為什麼是阿米…………」
 
一直到朴智旻把失控的閔玧其帶到室外,他還是一直重複那些字句。朴智旻只得在深夜的街邊將閔玧其緊緊抱住。
 
「沒事了,阿米在這……我們回家好嗎?」
 
朴智旻對閔玧其的熟悉明明只建立在打過幾次照面上頭,但不知怎的,抱著閔玧其的他卻湧上陣陣酸楚,一直一直想流淚。
 
「……阿米?」閔玧其的語氣裡帶著不確定,但仍本能的握住朴智旻的手。
「嗯,我們回家吧……」
 
閔玧其帶著朴智旻——他以為的阿米回到那棟別墅。朴智旻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踏入那扇門。
屋子裡頭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從牆壁、地板、天花板,直至所有擺設。清一色的純白,令朴智旻不禁膽寒。
 
朴智旻原本只是想把閔玧其送回來後再離開,尤其是處在這種令人窒息的空間更是讓他反射性的退到門邊。他真的從未想過閔玧其會對自己做出這些行為。
 
閔玧其的手臂扣住朴智旻的腰際,不容他拒絕的扳過他的身子,抬起朴智旻的下巴後強迫他與自己對視。
幾晌,閔玧其粗暴的吻住朴智旻因為錯愕而微啟的嘴,他霸道,毫無章法可言的索取他口中每一絲唾液及氧氣。閔玧其的齒在撬開朴智旻的牙關後不帶任何猶豫的齧破他那對似是花瓣,既緋紅而美好的雙唇,仔細品嘗了遍那股瀰漫於兩人唇間、令人興奮的血腥。
 
胭紅的溫熱液體帶著強烈的鐵鏽氣息與唾液交融,沿著下顎滑落。朴智旻記得那天的最後,閔玧其直接撕爛了他的衣服,把他壓在身下蹂躪了好幾次,他記得他們鹹腥的欲望布滿空氣,記得他迎合著那人的主宰,本能的任渴求又淫穢的呻吟從自己的口中發出。
 
「你不是阿米………」
 
他還記得閔玧其在抱著自己沉沉睡去前的那句嘟囔。
 
是啊…我的確不是那女人。
你明明就知道。
那為什麼還要把我挽留,一留就留了那麼久?
為什麼?
 
-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