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 meets - 6
 
-
 
時間,可以在這一刻止息嗎?
 
這樣我就可以一直留著你的溫柔了。
 
在Lucifer懷中的他,悄聲許下這個心願。
 
然而,回應他的只有一片寧靜。
 
-
 
那天早晨,把朴智旻喚醒的,不是窗外的鳥鳴,不是那人溫柔的細吻,不是從外頭溜進來的青草香。
清脆的玻璃碎裂聲及重物撞擊地面的悶響在凝結的空氣中顯得突兀,許久未聽聞如此聲響的朴智旻不禁蹙眉。
 
與前些日子相同,朴智旻快步走出臥室後步向聲音的來源。
 
書房裡呈現一片狼藉,以往小巧迷人的白瓷擺飾不見了,碎成片片狼狽不堪的碎片;書皮邊燙金的精美書籍散落一地,泛白的紙頁敞開,倔強的不甘遭到撕毀殆盡。
一陣陣尖叫,憎恨而無聲,襯托著站在房中央沉默如繪的他。
 
除了閔玧其紛亂的吐息外,朴智旻更聽見他遊走於崩潰邊緣的低語不絕於耳。
 
「怎麼會………不見了、不見了……為、為什麼……」閔玧其仰頸,沙啞的喉頭像是要悲嘆,抑或是嘶吼。他的聲音是如此絕望,卻又如此熟悉。
「哥……到底怎麼了………」想說的話全被一瞬間鋪天蓋地襲來的害怕堵住。恐懼迫使朴智旻駐足。
 
「不見了,她的照片………她的、她的照片…不見了…不見了……」顧自翻找身旁的混亂,閔玧其失神的喃喃自語在他找到阿米的照片以前為朴智旻的疑問帶來了解答。
閔玧其大手一揮,又從桌上掃落不少物品——猶如朴智旻不斷下墜的心。
 
該死…
能讓你那麼失控的人,也只有她而已……
 
朴智旻的長褲口袋裡,還放著一張被揉成紙團的照片。
閔玧其的手被碎片劃破了,白皙的肌膚開始沁出滴滴血斑。
 
我本來就不該奢望你用愛她的方式一樣愛我。
 
你根本不曾,根本就沒有放下過他啊。
 
朴智旻原先泛著懼怕的眼裡,逐漸覆上一層冰冷,冷眼看著閔玧其脫序的舉動。
 
不覺得很可悲嗎?
我竟然還總是為了你哭泣。
 
像個笨蛋一樣,一再的因你而流淚。
 
浪費那麼多眼淚的我,不也就換來這些被玩弄的回報嗎?
 
你還敢說你愛我。
 
「你夠了。」
 
再一次開口,朴智旻聽見一陣極度陌生的聲音說出自己的心聲。
 
明澈而孤寂,漠然而冷靜。
 
「夠了吧,他已經不存在了。」
 
閔玧其停下動作瞪著朴智旻。
 
「他已經不在了,他已經死了!!」
 
比任何一把匕首都要尖銳的字句,直直刺進閔玧其心裡最致命的脆弱。
手上的傷口正淌著鮮血,但他似乎早已感受不到痛。
 
「死了……她死了嗎?」閔玧其尚未對焦的瞳孔直愣愣地盯住朴智旻,疑惑的偏頭。
朴智旻從未看過閔玧其出現那樣的眼神,像死屍一般空洞,卻又藏著幾分狂亂。
 
「不可能的……不可能,你騙人…她怎麼可能………不准,不可以、不可以…………」
 
像是面臨此生最大的恐懼一般,閔玧其的雙臂無法自制的顫抖。
 
「是你、是你吧……是你把她帶走的吧,呵……一定是的………」閔玧其自顧自的笑了出來。憤恨的眼神轉向身旁的男人,閔玧其辨認不出他的模樣,只知道現在的自己是憎惡他的,甚至不願意他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你,你說話啊…是你吧?你這個兇手…啊……把阿米帶走的人一定是你吧?是吧……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哈哈…哈哈哈哈哈………」閔玧其笑得更激烈了,他喉間發出的笑語在朴智旻聽來就像是從遙遠的地獄裡傳來,令人毛骨悚然。「哈哈哈哈哈……你滾啊!你在這裡做什麼…是想要笑我,嘲笑我是吧?」
 
朴智旻緊抿起雙唇,沉默不語。
 
「你滾…你滾啊!一定是你把她帶走的…你給我滾!!」閔玧其清冷美好的臉龐開始因為暴怒而變得猙獰。「你滾、滾!!把她還來…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他的怒吼逐漸轉成淒楚的尖叫,最後甚至克制不住自己的蹲坐在地,雙手緊抱著自己混亂不已的耳朵。
 
再也不想看到我……
好吧,如你所願。
 
反正你只要在乎她就夠了。
 
朴智旻扔出手中的照片後頭也不回的衝出書房,佯裝冷淡的雙眼噙著堅持不肯落下的淚珠。
 
他沒發現他在他轉身後流下的那滴淚。
 
-
 
天使飛離了Lucifer的手中。
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他都絕不再回頭。
 
「智旻啊!十分鐘後換你上臺囉~」
「……嗯。」
 
離開那個人的一個月後,朴智旻又回到之前的club裡工作。他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前些日子去了哪裡,也不願再提起有關閔玧其的隻字片語,一晃眼又過了半年。
閔玧其就像人間蒸發似的,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生命中。
 
看來…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啊。
也是,扔了一個無用的玩具又有什麼值得後悔的。
 
朴智旻再次確認手裡的曲譜,以免等等上臺後忘詞了。
那是一首最近頗受大眾歡迎的歌曲,歌詞的內容大致與天使有關,是一首能帶給人們感動的歌曲。
 
朴智旻走上臺子,在人們面前唱出那一句句溫暖動人的字句,只是他的雙眼卻反其道而行的布上一層水霧。
 
你為什麼不來找我…
你為什麼不會後悔…
 
一曲結束,朴智旻在眾人的掌聲中走下舞台。身旁的人們正在討論,或是和他說了什麼,他全都像沒聽見似的充耳不聞。
 
熟悉的吧台前,從左邊數來的第三個座位像是在等待誰一般空空如也。
依稀,那人飲著伏特加的身影一閃而過。
 
朴智旻你瘋了。
都說不再想他了。
 
只是每當午夜夢迴,那人的影子仍會反覆出現在腦海;每次自虐般的用自己明明就很厭惡的烈酒讓自己爛醉時,他溫柔的手臂便會在幻覺中輕輕擁住自己;甚至他獨自躺在租屋處的床上時,還會隱約聽見他在與自己歡愛時貼近耳邊落下的,調情般的細喘及低語。
 
待朴智旻睜眼,四周的空氣寧靜,依然。
 
-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