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y meets - 7
 
-
 
「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
 
男人披著一身絕美的月色坐在窗沿,只有孤獨的影子伴著自己。
久未修剪的瀏海雜亂的刺痛了眉間,被若有似無的淚水濡濕。
 
修長的掌捧著璀璨的水晶杯,他瞇起眉眼細細觀察裡頭注入的,足以致命的濁水。
男人望著霧白的水,對著銀色的滿月輕笑。
白皙的腿懸在半空中無意識的搖晃,冷涼的晚風將其徹底包圍。
 
「呀…來找我好不好……」男人閉上雙眼,淚順著先前未乾的淚痕滑下。
 
那間純白色的臥室如昔,唯獨缺少那個他愛著的他。
 
是他。
陪伴Lucifer的天使。
 
引頸,他把那杯水似是美酒般的倒入喉間。
 
「我愛你……」男人含糊的語句溢出嘴角。也許,他再也無法聽見。
 
誰叫天使早已決定不再回來。
即使他們都後悔了也一樣。
 
失去意識的他自陽台摔落,在那盞空著的水晶杯墜地,碎成無數大小不一的稜角以後。
 
男人的嘴邊漾著滿足的笑。
一張褐色的牛皮信紙,握在他的手中。
 
-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就在那天,朴智旻結束工作以後回到那間別墅。
像是本能一般,等到他回過神來,朴智旻竟已經呆愣的站在別墅外那扇白色的鐵門前。
 
他沒有勇氣推門,只是被那道擋住門口的黃色封鎖線吸引了目光。
門後的草坪是雜亂的,看起來在過去一年從未修整過的樣子。不過別墅外觀純白依舊,仍然令朴智旻感到一陣冰冷的壓迫。
 
四周詭異的氣氛逼迫他不住瑟縮。朴智旻也不懂為什麼,眼前如此景象使一股不祥的預感打從他的心裡油然而生。
就這麼呆立了幾分鐘,直到一陣接近身旁的腳步聲勾起他的注意。
 
猛然回頭,一位細紋爬滿臉龐,背部已佝僂的老婦人正向朴智旻走來。老婦人的面容寫了無盡的滄桑,但一雙深沉的眸子卻滿載對眼前陌生人的關心。以及惋惜。
 
「你是…那孩子的朋友嗎?」老婦人沙啞的首爾話裡頭還帶著些許改不掉的大邱腔調。
「嗯,是的。」
 
老婦人輕聲嘆息。
宛若教堂裡,人們祈禱時的細語呢喃。
 
-
 
河聲滾滾,石砌的堤上一抹單薄的身影。
 
他閉著眼,低下頭,像是在默禱。
不再壓抑的淚水浸濕臉頰,朴智旻無暇伸手抹去。
 
老婦人的話語依舊迴盪著。
 
閔玧其在他離開的半年後被人發現陳屍在住處旁的草坪。
他僵硬的唇角笑得詭譎,他手中抓的那張信紙幾經輾轉來到老婦人手裡,信上指名要交給那個他的天使。
 
那個名叫朴智旻的天使。
 
朴智旻輕顫的指尖將其開啟,被揉皺的信紙令他錯覺上頭仍留有那人掌心的餘溫。
 
"請你原諒我"
 
滴落的淚將鋼筆劃下的墨跡暈染開來,只是那人欲對自己說的話仍然猶存。
 
我不要你對不起……
 
"我愛你"
 
為什麼要害我後悔……
 
天使終究後悔了,落下珍貴的淚,一滴又一滴。
然而,他仍然聽不見他撕肝裂肺的哭喊。
 
墨跡旁有乾涸的褐色血漬綴飾著。
 
都是我害的,是我把你害死的…
對不起……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好想你對我說過的話,好想你給我的擁抱,好想你那些難得溫柔的吻…
 
只是,一切都不存在了是吧?
都被我搞砸了是吧?
 
"來找我好不好"
 
和那時的閔玧其一樣,朴智旻的手臂緊緊摀住雙耳,像是要阻隔外界的一切般,眼睛也逃避似的不願睜開。
 
我失約了,我曾經說過我絕對不會離開你的。
這一次…我不會再撒謊了。
 
即使可能還沒放下她。
但我還是無法自拔…打從一開始,就已經陷入,再也沒辦法脫身。
 
再次睜開,朴智旻淺笑,眼神掠過一絲駭人的狂喜。
 
等等我,玧其哥。
 
我一定會去找你的。
 
-
 
The End.
 
完結了~
由衷感謝看到最後的大大們
我寫得如此渣 你們竟然吃得下去 薄荷太高興了
 
雖說是BE又爛尾 不過其實還有一篇番外喔(有人會看吧(拜託告訴我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