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
 
-
 
雙手交握,闔眼,祈求。
 
但願我們的命運能和我相疊的掌心相同,終將再次,緊扣。
下一次遇見時…我不會再放手。
 
河水洶湧,凍寒砭骨,然而卻劃不開那緊握的手。
鋼筆留下的墨跡被狠狠浸濕,流出黝黑的淚水,領著他的魂魄進入那一次次輪迴。
 
-
 
首爾,江南區。
 
正值嚴寒,他伸出原本放在大衣口袋裡的右手,將圍巾拉高到正好掩住口鼻的位置,暴露在寒冷空氣中的手背就這麼接住了幾片雪花。
拿出和右手一起安然躺在口袋中的手機,上頭的螢幕顯示此時的氣溫已到達零下。
 
「今年真是…冷得不正常……」男孩低聲抱怨,一口溫熱的白霧也順勢呼出。即使氣象預報已經表示今年冬天比以往更溫暖,他仍忍不住發出如此牢騷。
穿著短靴的雙腳踏在厚厚的積雪上,留下兩排足跡。經過一條從前未曾走過的巷口,那一陣陣男人的歌聲引他駐足。
 
那聲音的主人像是才剛喝了酒似的,既慵懶又帶了些沙啞的醉意,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幻覺,男人的聲音明明是陌生的,卻又有著一股熟悉之感。
 
循著歌聲,男孩小心翼翼地步入。聲音的來源是間藏在巷底的club,霧面的玻璃門上掛了個與他平視的招牌,寶藍色的霓虹燈在上頭以草寫排出「WINGS」一詞。
在好奇心驅使下,男孩被凍得蒼白的手掌稍稍使力推開了門。
 
和外頭的寒冷雪白大相逕庭,club裡頭的裝潢清一色全是採復古風格。未經任何修飾的水泥牆面爬滿黃褐色壁癌,與那久經踩踏而光滑,有幾片木片甚至已經鬆動的木質地板攜手為這蕭瑟的灰白氣氛增添一股恰到好處的暖;靠近牆角,目測長度約達三公尺的原木吧檯前,座落的三、四張加高的椅子上頭,全都裝上紅棕色,既樸素又不失典雅的皮革椅套;在吧檯的左方則是整間club的重點——一座和店內裝潢相同色系的簡陋臺子,擺放著零散的樂器,微黃的燈光意外的更能襯出臺上的表演者,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
 
臺下的座位已經坐滿,其他沒有位置可坐的觀眾只能靠近牆邊或門口,或坐或站著。
男孩自臺子旁一塊小黑板得知,現在在臺上抱著吉他唱著慢板的Rap,擁有一頭淺色金髮及白皙皮膚的表演者,正是WINGS裡最高人氣,同時也叱吒於首爾地下樂圈的Rapper——SUGA。
 
男孩可以從人們的眼神看出他們對SUGA的崇拜。也是,SUGA除了長相迷人以外,最引人注意的關鍵必定是他那獨特的聲線,即使男孩方才根本滴酒未沾,但SUGA的嗓音卻宛如有魔力似的令他醺然。
 
男孩緩步到一旁的吧檯,隨意找了個座位坐下,並向吧檯後的bartender要了杯擁有清淡莓果香氣卻叫不上名字的淺粉色調酒。這時候SUGA的演出正好結束了,只見他伶俐的身影一一婉拒了欲和他合照的人們,無聲地閃進位於舞臺旁那扇門。
 
明明只是一個與自己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男人,但他竟然會對SUGA產生一股彷彿遠古之初就早已存在的異樣情感…熟悉的悸動及思念像是被扔進湖中的小石子,蕩漾的餘波令人不得不注意。
 
男孩細細啜飲那散發著薔薇色澤的調酒,羞澀的莓果氣息委婉地自舌尖為起點緩緩暈開。
club裡的人聲漸散,打從十分鐘前SUGA的表演結束後,大部分的人們幾乎都三五成群離開了,剩下的顧客不是獨自品嘗著調酒,就是悠閒地和吧檯後那頂著一頭粉紅色頭髮的bartender聊天。
 
那位男bartender的長相也是不容小覷,一雙漂亮的眸和略厚的唇,不論是男是女都極為容易被他吸引,尤其是在他工作時的俐落姿態更是如此。
WINGS裡的人好像都有特別挑過顏值吶…
男孩不禁感嘆。
 
接著吧檯附近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他抬頭,正好看見SUGA從方才閃進的門後出現並朝吧檯的方向走來,瘦削的手臂在椅子上輕輕一撐,SUGA便坐上了男孩身旁的座位。SUGA輕描淡寫地打量男孩好一陣,令他不自然地瞥過頭,指尖輕劃杯身流下的水珠。
 
「哥,也給我一杯Cosmopolitan(柯夢波丹)。」看見男孩的反應後SUGA笑了,抬頭對那位bartender示意想要一杯和他一樣的調酒。
「欸?今天不要Vodkalame(伏特加萊姆)?」那位被SUGA喚作哥的bartender愣了愣,仍然著手扭開酒瓶上的軟木塞。
「嗯,想換換口味。」SUGA一派從容地回應。這一次換成bartender拋給男孩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在bartender的巧手伶俐之下,不一會兒一杯和男孩的Cosmopolitan擁有相同色澤的調酒被送到SUGA面前,男孩還聽見SUGA在淺嚐以後低聲抱怨著太甜了。正當男孩在心裡偷笑的同時,那杯被喝了一口的調酒倏地被推送到他面前。
 
「呀,我不喝了,幫我喝掉。」SUGA的語氣雖和緩,但實際上卻強硬的不容拒絕。
「嗯?啊?我?為什麼?」男孩不解。先看了看SUGA,再看看一旁的bartender——只是笑著對他搖搖頭。「…呃,好吧。」男孩只好端起那細緻的玻璃高腳杯。幸好裡頭的酒精濃度並不高,否則他今晚可能就回不了家了。
 
這時的SUGA正以單手托腮望著眼前這名對他而言陌生的男孩,他那會笑的眉眼和稍帶嬰兒肥的雙頰,任誰看了應該都會忍不住想要捏一把。「怎麼……覺得你還蠻眼熟的?」SUGA說,語氣中帶有一絲不確定。
其實在剛才男孩走進門時,他便已經注意到他了。現在用那麼近的距離觀察他的臉……還真的越看越感到熟悉。
 
「欸?哪、哪有啊?」聞言,男孩因為酒精發酵而緋紅的臉頰顯得更紅了。明明他們一直到今天以前都未曾見過對方,但兩人卻同時出現了似曾相識的情愫,如此巧合可不怎麼一般。
 
SUGA被男孩既羞赧又慌張的表情逗得失笑,「害羞啦?可愛的傢伙……」他甚至還伸手揉了揉男孩的頭髮,親暱的舉動令男孩不用照鏡子即可臆測自己的臉頰一定是紅得可以滴出血來,否則SUGA怎麼可能會用現在這玩味的眼神盯著他瞧呢。
 
男孩只好低下頭繼續啜著調酒,假裝自己一點也不在意SUGA投來的視線。不過最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剛才他竟然不會太過神經質地排斥SUGA的舉動。
 
「欸,不然我們做個朋友吧?」沉默了幾晌,男孩又聽見SUGA說。抬頭一看,發現SUGA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多了一張紙條。「閔玧其,以後……就是朋友了?」
他望著他,因為開口說話而不經意噘起的雙唇替閔玧其增了幾分可愛之色。
 
「嗯,我叫朴智旻……以後、以後就是朋友了。」朴智旻一臉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髮,對上閔玧其的視線與他相視而笑。
 
「唉古,我說你們…就這樣把我丟在旁邊啊?」一旁的bartender插話。這兩個小子實在不一般啊,明明才初次見面,但剛才的相處竟然會瀰漫著一股粉紅的氛圍呢……
 
也許,他們上輩子可能真的有過一段羈絆吧?
 
-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