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鈴
 
-
 
"我的心是七層塔檐上懸掛的風鈴
 
叮嚀叮嚀嚀
 
此起彼落,敲叩著一個人的名字
 
——你的塔也感到微震嗎?"     *1
 
……
……
 
和鈴聲一般絮絮叨叨的牽掛,那個人的姓名。
套房,陽台上的純白風鈴,下面掛著的書籤被我換上了妳的照片。
 
妳笑著呢,無憂無慮的模樣。
像個幼稚園的小孩似的,我經常想像妳這麼和我討糖吃的樣子。一定可愛極了。
 
「早安,阿米。」我說,而妳只是微笑。
 
面對妳的沉默,我也早已習慣。
沒關係的,光是看著妳的笑容,我都覺得十分幸福。
 
「今天天氣很好喔,對吧?」
 
晨曦透著微微銀白,像是寶盒裡,價值不菲的珍珠。
但妳的笑容比那些俗艷的物品都還珍貴,是我願意不惜付出代價也想得手的寶藏。
 
妳曾說妳最喜歡這樣的天氣,涼涼的微風吹拂,卻又有著一絲暖意。
妳還說,這樣的天氣應該就像白色的棉花糖糖絲一般,融化以後除了一份不可捉摸的甜之外,什麼都不會留下。
 
陽台的風鈴輕輕響了一陣。
 
叮嚀,叮嚀,叮嚀嚀……
銀杏葉似的閃亮,和妳悅耳的笑語似乎有些雷同呢。
 
有人說,當一個人誠心對著風鈴許願時,無論當時是否有風吹來,那盞風鈴都會輕輕地響起。
 
剛剛,我又一次在心中種下的願望可否被聽見?
風鈴響了,但,這會是巧合,或是我的願望真的被聽見了呢……?
 
而妳,又是否有聽見我的祈願?
 
"這是寂靜的脈搏,日夜不停
 
你聽見了嗎,叮嚀叮嚀嚀?"     *2
 
-
 
又放任自己喝下了不知道第幾杯Emperador。燒灼的液體滑入口中,用力嚥下以後,那份後勁足以讓我的筋肉灼傷。
 
只是和我對妳的感情一比,我想再怎麼強烈的Brandy,也永遠都比不過吧?
我真心如此認為。
對妳的愛太過熾熱,我擔心會將嫋娜的妳燒得體無完膚。
 
但,如果當初我再多愛妳一點,是否就會得到好一點的下場?
 
好想告訴自己別想了,將這一切全都淡忘拋卻。
但我卻又不能奢侈地擁有那樣的資格。
 
好多朋友都叫我放下,安慰我時間會沖淡一切的。
可我對妳的愛與思念為什麼卻一天天加深,每次都比前一天更加刻骨……?
是錯覺嗎?或是這火勢真的再也無法收拾了呢?
 
"這惱人的音調禁不勝禁
 
除非叫所有的風都改道
 
鈴都摘掉,塔都推倒"   *3
 
我好想妳。
我好想妳……阿米。
 
強烈的思念宛若趕也趕不走的蒼蠅,糾纏在我耳際,揮之不去。
是不是,只要除去所有與妳有關的物品,我的回憶也真的可以漸漸淡去?
 
一開始的時候我還曾發瘋似的摧毀了房間裡,妳遺留的東西。
 
妳最喜歡的粉紅襯衫,每天晚上睡覺抱著的棕色泰迪熊,我們一起挑的綠色壁貼……
滿滿的全提醒著我妳已離開,只留下我……獨自在這失去了妳也沒什麼意義的世界行屍走肉般的活著。
 
最後,還有那張妳珍藏的畫作。
 
梵谷的《在永生之門》……
 
-
 
與妳為伴的藥物,Depression是人們給妳下的註解。
 
抑鬱的妳,迷人、清冷,我明白這樣的妳最需要愛的陪伴。
我用了近乎一身的溫暖在我倆之間增溫,給妳了我也意想不到的溫柔,用盡一切陪伴著妳。
 
記得妳第一次對我露齒而笑的樣子,好美好美。
 
那一剎,我天真的以為我真的讓妳得到了救贖。
 
爾後的那一陣子我們是快樂的,和一般的情侶一樣,到遊樂園裡約會,到你我嚮往的海邊踢水玩耍。
 
我疏忽了,沒有發現妳藏在日記中的診斷書。
我遺忘了,妳的抑鬱仍在妳脆弱的心房角落伺機而動。
我不慎……沒有拍開那些女人朝我伸來的手。
 
"為什麼和那些姐姐們那麼親密?"
"號錫……你是不是再也不愛我了……"
"不要離開我……我錯了、我不會再吵了……"
 
因為情緒激動而衝著妳大吼出聲,但我立刻後悔了。
 
"對不起,阿米……"
那時的我急急忙忙想安撫妳,只是妳卻推開我,步步後退。
 
向著越來越靠近的車流聲。
斷了線的木偶,頹然落下。
 
"錫…再見。"
 
-
 
「阿米!!!」
 
空蕩的臥室,鄭號錫又一次被相同的夢境驚醒了。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因她落下陽台的剎那而哭著醒來。
好多年過去了,鄭號錫依然無法放下一絲一毫。
 
阿米……
妳現在在哪裡呢?過得好嗎?
是否有個更好的男人疼愛著妳,不會因為生氣而對妳大吼?
 
叮嚀,叮嚀嚀。
叮嚀,叮嚀嚀。
那盞風鈴像是不嫌累般,依著深夜的風而作響。
 
雙人床上的那顆枕頭,彷彿在等待誰回來。
縫補過的泰迪熊,昂首渴望他的主人來抱抱自己。
我再也不曾摟住哪個女孩的臂膀,也殷殷期盼著妳有一天能夠再度跑向這屬於妳的港灣。
 
妳…恨著我嗎?
否則為什麼都不要讓我再見到妳?
只要一次,即使只是一次我也覺得滿足。
 
叮嚀,叮嚀,叮嚀嚀。
一聲聲,回應著鄭號錫的疑問。
風鈴下她的照片,美好的神韻依舊,不受長期下來的風吹雨打而褪了顏色。
 
-
 
淡薄的小小身影站在原地,她望著鄭號錫發愣的樣子,忍不住輕笑。
與風鈴一般的笑聲,叮嚀,叮嚀嚀。
 
我……不恨你啊……
一直到現在,我也覺得後悔了。
對不起,給你帶來那麼多的難過。
 
也謝謝你,包容著那時的我。
 
透過風鈴的清音,她喚出了那讓她日夜記掛的姓名。
 
鄭號錫。
 
"只因我的心是高高低低的風鈴
 
叮嚀叮嚀嚀
 
此起彼落
 
敲叩著一個人的名字"    *4
 
-
 
The End.
 
*1~4 引用自余光中〈風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