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幸福


-

「吶,泰亨啊。」
「你又再看她了啊?」

亂哄哄的下課時間,嘈雜好比菜市場一般的教室外走廊。
朴智旻毫不留情地將手中的一瓶飲料貼上對方的左頰——此舉惹得原先正靜靜觀望外頭的那人往後一跳——「幹嘛?喔,是可樂啊……謝啦智旻。」
金泰亨伸出右手,接過朴智旻遞來的可樂。

「合作社的學姊一看到我,就立刻幫我打折。」朴智旻喃喃道。
「哦?真的嗎?看來你的桃花運也不賴嘛……我們智旻——」
「……因為她知道那是你要買的。」朴智旻用力扭開被二氧化碳撐得鼓鼓的塑膠瓶蓋。仰頭灌了好一大口沁涼入骨的液體。「這就當跑腿費囉,謝了。」他的雙眼因充滿氣泡的可樂衝擊口腔而微微瞇起。青澀卻令人成癮的甘甜在一瞬間爬上眉梢。

這就是夏天特有的清爽啊。
在難纏的生澀中又帶有一股不膩口的香甜。

金泰亨沒有說話,只是望著球場的方向出神。

「你又再看他了啊,見色忘友的臭傢伙。」朴智旻自顧自的叨念著,倚上欄杆和金泰亨看著同樣的方向。「你真的很迷她欸……」

籃球場上廝殺的矯健身影,那個活潑開朗的女孩,他眼中最特別的存在。
隔壁班的崔阿米同學,同時也是校園風雲人物金泰亨的暗戀對象。

身為金泰亨的好友,朴智旻經常覺得能被那傢伙暗戀,一定是再幸運不過的事了吧。
至少朴智旻個人是如此認為的。

「當然,她的魅力真的能讓人非常著迷。」金泰亨毫不掩飾的開口。「不過我要在此鄭重聲明,我絕對沒有忘了你,朴智旻同學。」他一臉正色的表示,且一個轉身後將朴智旻困在自己的雙臂與欄杆之間。

「呀!你幹嘛?」突來的曖昧舉動嚇得朴智旻一愣。「我、我可是朴智旻,不是你那個阿米喔……」

是啊,我可不是她喔。
可是,我有時卻暗自渴望著自己能夠變成她。

「只是演習啦,傻子……演習——」金泰亨在他耳邊大聲說完後又立刻換了個語氣。「我已經決定囉……她生日當天我就去和她告白。」

「咦?!」朴智旻瞠大了眼,手中的可樂瓶也驚訝地差點摔下。「你……告白?」像是發生什麼大事一般,他慌慌張張的語無倫次。
「是啊,難道不行嗎?」他直視他的眼裡佯裝威脅。「身為哥們你總得替我打氣吧,我們智旻尼——」隨後金泰亨又露出了乞憐的無辜眼神。朴智旻不住失笑。

「好~你加油啦,大情聖。」朴智旻心不在焉的表示。

蹩腳的演技悄悄訴說他的情緒。

「呀!你欠扁!!」

-

「……我喜歡妳,可以和我交往嗎……」
「……嗯,好啊……」

他和他都做夢了。
一模一樣的場景,一模一樣的對白。

他在濕熱的枕頭上輾轉,而他則在揚起一抹淺笑後再次入眠。

多麼希望,我能在這場戲碼裡擔綱演出主角。

-

「我成功了啊!朴智旻!!」

閃電般地衝進教室,金泰亨大吼著使坐在教室角落裡那群正說著悄悄話的女同學們嚇了一大跳。
方才耽溺於小說文句中的朴智旻連忙抬起頭,恰巧望進那人興奮發光的雙眸。

「成功了……她答應了?」他看著金泰亨的模樣也笑出聲來。「恭喜你成功脫魯了啊!」朴智旻欣慰的拍拍金泰亨的右肩。他開心,他也跟著愉悅,一向如此。

「然後我們……星期六還要去約會喔。」金泰亨一把攬過朴智旻略微僵硬的肩膀。「你說我要穿什麼好呢……啊,好開心啊。」我應該穿T恤牛仔褲呢,還是闊腿褲……黑色那件好像不錯欸……啊、還是我乾脆穿西裝好了?

金泰亨自顧自地在內心世界中答辯,對於身旁朴智旻投來的眼神渾然不覺。

「你不管穿什麼都很好看啊。」
朴智旻嘟噥了聲,而金泰亨並沒有回答。

他暗自希望他絕對沒有聽見。

-

穿著一襲純白西裝,朴智旻負手而立,於金泰亨的身旁。
他完美的側顏使人出神地一如既往。

「請問你願意,不論何時都無怨無悔地陪伴在對方身邊嗎?」
「……我願意。」

寧靜的教堂中響起莊重的樂曲。
伴隨人們真誠的祝禱,細語呢喃著替神父前那對新人祈福。

朴智旻滿足的揚起兩邊的唇角。
他,真心的為金泰亨,與他所愛的她祝福。

"我們智旻吶,你什麼時候才能脫魯啊?"
"聽說那家早餐店的工讀生妹妹很喜歡你耶,我們智旻~"
"……"
"……"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當然希望你能快的找到幸福啊!所以我們智旻,你也快去交個女朋友啦!"
在婚禮前夕,金泰亨所說的那番話仍悠然縈繞於朴智旻的耳畔。

他們並肩而坐,各自抓了瓶可樂並乾杯。
彷彿回溯到學生時代的夏天,青澀又甘甜的味道。

可是啊,泰亨,你從來就不知道。

對我而言,所謂的幸福,就是看著你幸福啊。

-

The End.

我覺得我文筆退化了Q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