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

混更的一篇,排版超亂,見諒
 

之前拿這篇投稿學校的文藝獎,想不到就......嗯,誤打誤撞得了個優等(笑)
話說,這裡應該沒有人和我同校吧XD

-

  門縫裡透出的光,使其後的人能夠從臥房內依稀看見客廳裡又一次搬演的那齣脫軌戲碼。

  男人氣憤的拍了桌子大聲怒吼,女人慍怒的呸罵且揮舞著手掃落桌上的物品。盛裝了熱牛奶的素色馬克杯、依舊停留在待機狀態的小型攝影機,以及一大塊白淨無瑕,還插著蠟燭的奶油蛋糕。

  儼然成了最冷眼旁觀的觀眾。

  女孩這麼想著,懷裡抱了一隻約半身大小、因為洗過不少次而起毛球的泰迪熊布偶。

  「匡噹」一聲。清亮的巨響自兩人之間迸出,她反射性的眨了眨眼。

  只見一旁透明漂亮的玻璃水缸被狠狠撞翻,骨碌碌的滾落地面後摔成無數光可鑑人的碎片——遍體皆為鮮橘色的大眼金魚隨著飛濺的冷涼水花跳了出來,擱淺在穿了絨布室內拖的雙腳及堅硬的木質桌腳之間——在牠用力掙扎翻滾的同時,小小身體不慎沾上四周漸漸骯髒成灰白色的奶油,輕薄可透光的尾鰭甚至差點就遭到燃燒不止的燭火吞噬殆盡。

  小金魚詫異的瞠大了眼睛,愣愣地自門縫後找著她單薄無奈的身影。

  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牠的家會突然垮了下來?

  不停索求氧氣的口彷彿是這麼問的。

  女孩當然沒有說話,只是抱著手裡的棕色布偶。死命掐緊泰迪熊柔軟的肚子,掐得緊緊的,像是深怕它會被誰伸手搶奪似的。

  發生什麼事了?

  不只是牠,連她也很想找個人來問問。

  這個家……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

  大概是從升上國中以後開始的吧。她深深地察覺到自己的父母完全變了模樣。

  一樣坐在晚餐桌前卻不願意開口與誰交談;一樣走在熙來攘往的大街上卻不再牽手。女孩漸漸發現父母為了不明原因的疏遠,他們從有記憶以來那份叫人稱羨的親暱,變成現在這副樣子的漠視彼此。

  父母開始將她當作傳聲筒抑是電話接線生,明明聯絡對象就只坐在距離自己一隻手臂遠的身側。

  「去叫妳爸接電話。」「幫我和妳媽說,隔壁的大嬸又來了。」「告訴妳爸……」「去和妳媽說……」

  他們不約而同的要她轉達,像是少了黏膩夾心便再也無法緊密貼合的兩塊餅乾,明明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屋簷下卻遙遠的一如參商。

  有人說,戀人吵嘴的原因,是情;夫妻吵架的原因,是錢。
  是啊,女孩猶記得她第一次聽聞這話時是怎麼失笑出聲的,當時的她真心想推薦自己的父母去詮釋這句佳言。肯定再貼切不過。

  只是除了金錢,他們可說是完全繞著以吵架構成的生活重心而旋轉,彷彿只要一天不吵架就會少賺多少K的薪水,令人一有空閒時便迫切的想要與對方大聲嚷嚷。

  坐在鬆軟的床上,習以為常的歪頭,聆聽他們日復一日了無新意的爭執內容。

  「到底要我說多少次!為什麼妳就是不能體諒一下我?」「體諒?那你怎麼不想想你有沒有體諒過我?」「真的很後悔當初遇到妳這種女人!」「要不是為了你那個犯賤的媽和女兒,我有必要這麼拼命嗎?」

  他們互相叫罵著。
  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就是他們驚人的默契了——不管誰對誰錯的事實如何扭曲,他們仍舊漲紅著臉粗了脖子堅持自己沒有錯。

  撇撇嘴角撈出枕頭底下的手機,迅速劃開鎖屏看過現在時間。顯示在桌布上的並不是哪位迷死千萬少女的人氣歌手,而是一片看似無邊無際的墨藍色夜空。

  要知道,此時能夠讓她放下一切繁雜思緒的,全世界大概也只剩下——

  幾天前才被草草擦拭過的窗玻璃倒映出女孩略顯疲憊的臉龐。
  順手理理凌亂的髮絲,但在下一秒又立刻被迎面撲來的徐徐涼風拂亂。

  吵雜的聲音依舊持續,不過她早已無暇顧及。

  城市裡無處不在的塵埃及光害稍稍遮蓋了天上星星的點點光采,偶爾甚至還會有幾許迷路的粉塵像隻無頭蒼蠅似的飛來,然而此刻在女孩眼中它們全都只能與身後逐漸激烈的爭吵聲相提並論,好比電影中毫不起眼的路人甲,絲毫不被任何人察覺。

  深沉的瞳孔和無垠的星空相互凝望,即使相隔數不清個光年,但漫天星辰似乎能夠清楚聽聞女孩遊走於唇邊的細語呢喃,一邊聽著一邊理解的朝她輕笑頷首。而她也唇角微揚,天真善良的雙眸輕輕眨了眨一如那閃爍動人的星星。

  欸,你說,這麼多顆星星,哪一顆才是屬於我的呢?

  吐出細不可聞的問句,女孩用了唇語與他們傾訴。縱使沒人給予她答案,但她依舊會意般的輕輕笑著。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成為天上的星星。因為這樣就可以逃離所有的煩惱了呢。

  你呢?你也是這樣認為嗎?

  我覺得啊……

  「都幾點了,妳到底在幹什麼?!」話未了,突地闖進房門的母親便硬生生打斷他們的閑談,「妳難道就不能讓我省心一點嗎?每次都是為了妳而吵架!」女人寫滿憤怒的臉龐漲紅,惡狠狠的與女孩相視。聞言,女孩一語不發的走回陽台後的房內,在床鋪上躺下之後冷冷地回望她。母親張了張嘴還想再指責她幾句,只是她卻又在想起了什麼似的冷哼一聲,接著便甩頭步出房門。

  啊,差點忘了自己的衣袖還沾著不少生日蛋糕上的奶油呢。
  該慶幸嗎?至少,總算有人想起今天應該是她的生日。
  任性的嘴角輕蔑地莞爾。

  碰的一聲阻絕房間及客廳的聲息,偌大的臥室在夜裡顯得更加僻靜。
  伸直雙腿輕哼小調,窗外晚風低語再度吸引女孩注意。

  星空猶自閃爍,彷彿適才那場鬧劇完全與他無關。只是安靜的,看著女孩的頰不知不覺中滑落幾滴水珠。
  門外的爭執聲在惆悵中顯得格外清晰。

  明明早就習慣了,可是為何還是會不禁流淚呢?
  女孩心想,接著她默默發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