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

最近會更文。

  我步履蹣跚的行走,以一種無從理解的滑稽之姿。
  光是露出一抹鞋尖便逗得人們哈哈大笑是我的本事,或者說是一種天性,一種無法脫逃的宿命。

  小丑是喜劇表演者之一。表演時多穿著特大鞋子及奇裝異服,其臉部也經常塗裝,務求為觀眾帶來歡笑。
  通常小丑都會以自身出糗來娛樂觀眾。

  嗯,沒錯。

  我穿著十年前就落伍的俗氣花襯衫、加上一張又好氣又好笑的醜臉;我總是在帷幕緩緩升起之前便搶先一步出場,四腳朝天的摔倒在地。

  配合班主的咒罵、觀眾的笑聲,之於我,儼然成了最熱鬧歡騰的交響曲。

  「噢,你看那個小丑,他好好笑啊!」
  「是啊,他看起來好像傻瓜。」

  人聲鼎沸,我一瞬間成了歡樂的來源。

  他們的笑聲及喝采像是擁有某種特殊魔力似的,明明摔痛的鼻子都紅了但我卻還不知停止。好像只要他們一直朗聲笑著,我便會一再地出糗引人發笑;我彷彿穿上了那雙詛咒的紅鞋不斷狂舞,直到傷痕累累,直到永遠。

  「嘿,那個笨蛋!你不是很會幹蠢事嗎?繼續啊!」

  看過去一片烏黑的觀眾席內,有人對我這麼大喊。好像是他做了什麼勇敢的事情似的,大家都笑了。

  繼續,繼續犯傻。我縱使飾演被唾棄著的流浪漢,也得自取其辱的繼續討他們歡心;我像隻不得人心的寵物不斷攀附冷漠的大腿。卑微極了,但人類都深愛諸如此類的把戲:藉由他人的落魄以凸顯自己的堅強勇敢。

  小丑是馬戲團中重要的角色之一,猶如晚餐桌上一盞美麗的花瓶。
  然而小丑的出場卻只會是偶然。我知道人們的目光一向都追隨著那些華麗的表演奔跑——空中飛人、跳火圈的獅子、會吞劍的男孩。

  沒有人會特地停下一切思緒觀賞一場純屬娛樂的輕鬆小表演,沒有人會專注看著小丑的一舉一動連眼睛也不眨——畢竟他只是整個馬戲團裡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就連那隻尾巴裝飾著緞帶的蠢驢子都硬生生的比我強了一些。

  再多的揣摩不過都是自欺。我彷彿看見有個帶著圓頂禮帽的紳士朝我揚起一抹淺笑,用他那張總是慘白的臉。

  他問:你在小丑的表演裡,可以看見什麼?

  我可以看見永無止境的笑:嘲笑以及被嘲笑,歡樂無限。多發笑才能夠常保健康,而我總是替人們帶來健康。

  於是我一個踉蹌,又摔倒了。
  觀眾簡直樂翻了,無情的手指向我一聲聲喊著傻瓜、傻瓜。

  然而在那片熱烈翻騰的笑浪中,我卻依稀聽見有個小女孩的甜美嗓音好奇的詢問:那個常常摔跤的小丑叔叔,鼻子都紅了。難道他不會痛嗎?

  「噢,傻孩子,他只是假裝的。不用擔心啦。」
  「那叔叔為什麼要一直跌倒呢?」天真的女孩不放心,還是拉住母親的衣角頻頻追問。

  「還有為什麼,因為他是傻瓜啊。」

  所有人都會看見我嘴角因大笑而淌流的唾沫;他們將會看見我反覆塗抹後那張可笑的臉。他們會異口同聲地說著小丑瘋了、他瘋了。他笑個不停呢,沾滿泥土的汙穢雙手緩緩放開色澤鮮亮且飽滿的美麗紅氣球,卻始終無法看見顏料之下的他早已面目全非。

  流淚卻沒人哀憐,將一再往肚裡吞的苦澀幻想成全世界最美味的糖果,十分滿足地揚起唇角並仰天長笑。

  躺在戲棚內光潔地板上的我,宣布自己想躺在這裡休息一陣子的宏願。小丑先生好累啊。我說。
  我敢打賭除了我以外絕對沒人敢這樣做,因為我是小丑,最毫無章法不負責任的傢伙。

  四周早就笑得肚子疼的觀眾卻說不可以躺在這裡,小丑先生要是累的話就快滾吧。這裡才不是你該待的地方哦。
  他們一向只會對小丑說這種話,畢竟我是如此卑下的角色,永遠比不上那些叫人眼花撩亂的彩帶及火圈。

  一陣急促而憤怒的腳步聲傳來,「丟人現眼的笨蛋!你到底躺在這裡做什麼?還不快滾回去!」是馬戲團的班主,那個總是穿著筆挺西裝的中年男人衝著我大吼。
  「滾回去!滾回去!」觀眾們也隨之齊聲大喊。

  沒人發現我,滿身傷痕。

  「噢,你看那個人,他好好笑啊!」
  「是啊,他看起來好像傻瓜。」

  我聽見路人竊竊私語,在一個最不起眼又骯髒的街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