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加修飾的隨筆

-

我沒有夢想。

從那些人的口中聽到的話,猶如從種子開始一路生根萌芽迅速成長直至開花結果最後凋謝的毒草。

我沒有夢想。
夢想?沒有。

死亡是必要的,但這種狀態遠比死亡可怕了上百上千、上萬倍。

你在害怕什麼?
死亡嗎?

或是,那些人們貪婪偽善的目光。

打從愛上他的那刻我就知道了,我恨的不是這痛恨罪惡的世道,不是政客們四散的唾沫,不是鄙視、不是祝福,而是做錯事卻將罪惡當作甜頭吃下甚至渴望更多的自己。

你要抱著希望啊,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你們不能結婚,但是你們還是能同居能相愛啊。
為什麼要結婚呢?有誰規定相愛就要走入婚姻嗎?

沒有啊,沒有。

那又是誰規定我們不能結婚。

我活著但那些有色鏡片早已鯨吞蠶食了我他媽的希望。

就算法條通過了但又不表示鏡片會被打破,眼鏡沒了鏡框但人們還是管它叫做鏡片不是嗎。

我是他,他也是。

他愛他。

我寄望於這樁遭到破壞的框架,但願他能帶給我們的是更多理解包容而不是指責以及更大的不解。

-


雨過天青,彩虹。
但願他別消失啊。

-

END

致所有為平權奮鬥的人們

但願有一天歧視能夠消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薄荷 的頭像
薄荷

薄荷綠的天空

薄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